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和山的彼端

Laputa~

 
 
 

日志

 
 
关于我

宇宙中有首调和万物的协奏曲,一个人必须找到内心的协韵、寻得咏叹真理的音符,才能加入这场合奏。 We must maintain balance!

网易考拉推荐

路在哪里?  

2009-06-13 23:30:01|  分类: 情感小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踢球归来,体力消耗殆尽。冲了个热水澡,在空调习习凉风的吹拂下,把自己塞在椅子里,开始安静地收拾最近的烦乱心绪。

最近这三周时间里,心情糟透了,原本以为可以就着避世的心情安心地过着简单的生活,没想到还是冷不丁给我来了个大变化。也好,这段时间想了很多,一直以来的蒙昧悄悄打开了缺口。我妈和我外婆找人给我算过好几次命(都是在俺不知情的情况下。。。)算命的毫不例外都说我开窍很晚,心智成熟比一般人要迟。也许,该到时候了吧。

坏心情的根源在于最近所里的岗位分级。说这事之前需要先介绍一下我们处里的机构设置。我所在的处是人事教育处,分三大部分工作:人事、研究生教育、离退办。这三块各有一个副处长分管,彼此之间分工的界限很明显。处长是主要负责人事工作,兼管全处的协调。我是在研究生教育这边,直接领导是副处长。

两三个月前,所长提出了岗位分级的想法,他的初衷是打破现在这种靠工龄和资历排列的人事制度,建立一种新的主管和助理分级制度,按工作成效和能力来确定绩效。想法不错,但后来执行起来就完全变成另一回事了。

分级是把工作人员分成主管和助理,一共分7级。两个月前,各个处长就为了自己处里的岗位设置开了好多次会,其实考虑的出发点还是按人设岗,而不是按工作。吵了N次架之后,一个多月前总算基本确定下来,我的领导力争保住了研究生教育这边的两个主管的位置(我们办公室三个人,副处长不用竞争主管位置),也得到了处长的同意。但是三周前,领导突然把我叫到一个会议室,告诉我处长改变主意了,把研究生教育这边的主管岗位减成了一个,然后想让我转去人事那边做薪酬,原来做薪酬的那人因为近期出了好多错,处长想把她调到离退办那边。同时要把我目前一半多的工作划分到新岗位去。领导虽然很不愿意失去我这个得力干将,但主管岗位的设置最终还是得处长说了算,她也说不可能用助理的岗位留住我,这样不仅从待遇上还是从将来发展上来看对我都太不利了。

其实,如果换个角度看,我去人事那边并不是坏事,相反也许是一个发展的机遇。正好在之前一周多,我和周边几个所做教育管理的年轻同事吃饭聊天时,有人说起科学院研究所里的教育管理干部没有发展前景。一方面研究生教育在科学院这边只是附属功能,不受重视。比如一个所长做汇报时,会提到科研项目情况、人才队伍建设情况、制度建设情况,甚至都会提创新文化建设,但基本不会提,或者只会在报告的最后一带而过地说说研究生教育的情况。另一方面,中科院这种特有的体制决定了研究生教育管理在一段时期内都会归属于人事处,做教育管理的话也许一辈子到头就能当个副处长。第三方面,研究生教育管理是比较有特色的工作,而且讲究队伍的稳定性,也就是说不像其他一些专业工作那样算是一种技能,将来往其他方面发展的局限性很大。

而且,处长想出这样一个法子要把我挖过去,也算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肯定。还有一点,我的直接领导太强势了,她会把很多工作整体框架都完全安排妥当,尤其是很多沟通联络的工作会亲力亲为,所以对我的工作能力的锻炼是一定程度上的限制。

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调到人事岗位却是让我百般不甘心的。首先,我不愿意离开研究生教育岗位。这项工作性质很单纯,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同时,我们办公室三个人合作得非常好,氛围很融洽。还有,我们周边几个研究所做教育管理的年轻人关系非常好,经常开会、出差都在一起,私下也经常聚会,真的像一家人似的,很温暖。

第二,我们所目前人事工作的环境非常恶劣。以前的人事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所长非常不满,还特地成立了人事领导小组这样一个专门的临时机构来抓这部分工作。

第三,原来的人事管理队伍已经完全垮了。处长刚退休,新任命了一个科研人员兼职任处长,他一来不懂人事,二来科研任务那边也很忙,不可能有太多时间管人事工作;副处长是新聘的,40多岁的人,从来没做过人事工作,也从来没当过领导。另两个工作人员,一个是前年7月入所,今年4月份刚刚在新聘人员期满考核中不合格被辞退了,另一个就是处长想安排到离退办去的。我过去的话,再加上一个正在试用的新聘助理,全部都是新人,一群可以说什么都不懂的人处理这样一份因为历史遗留原因造成的烂摊子,我真的没信心能做好。

第四,这次岗位调整的形式让我觉得自己完全是在很无奈地被领导们当成棋子一样随意摆来摆去。处长想了这样一个方法让我没有选择地去人事。然后也许是作为妥协,他同意了副处长让我把目前一半多的工作带到新岗位去。他们俩一个如愿挖到了自己认为有能力的年轻人(他找我谈的时候提过好多次,将来我会是人事工作中挑大梁的中坚力量,虽然这话可信度极低,但至少他是肯定我的工作能力的),另一个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成功地把工作职责推掉了一大块,这样新聘人员的适应过程不至于对整体的工作影响太多。唯一不爽的是我,被迫离开了熟悉的工作和环境,而且工作量增加了一半多。

得知这个消息正好是在去西安招生咨询的前一天。在西安的三天里,和那群其他所做研究生招生的朋友们很开心地玩,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即将离开教育管理岗位的事情,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大家游玩的情绪。但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招生咨询”的念头不停地跳出来搅乱着我的思绪。看着这群好朋友温暖的笑和闹,我心里充满了离开这个团体的无奈和伤感,却完完全全地把它们藏了起来。回到北京后在MSN上一说这事,果然,大家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得很不好了。一个朋友还说怕我离开以后我们这个团体就垮了(我们的MSN群是我建起来的,大家经常在上面交流工作和闲聊。以前几次聚会也都是我组织的。)其实我自己心里也很难受,却还得装成无所谓的样子告诉他们,没关系的,大家离得这么近,还是能经常聚聚的。

主管岗位确定之后,所有人都需要重新竞聘上岗。上周五做的竞聘,评委是全体所领导加处长。虽然是面向所内全体人员公开竞聘,就是说所有人满足条件的话都可以来竞争。但事实上这些岗位全是按人设的,每个岗位都只对应着一个人。最后的结果是竞聘的人全部都上了,在主管ABC三级的分级中,虽然所长的意思是按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但评委们投票事实上还是论资排辈。我和所里其他几个年轻人最后评定的结果是C。很可笑,折腾了一大圈,最后别人都没变,依然是自己的工作,依然是按资历排。唯一变动的只有我——陌生的工作内容和大量增加的工作量。最具讽刺的是:处长口中“不适合,做不好薪酬工作”而类似于流放到离退办这种边缘部门的人,评委们投票评定的是主管A。而“虽然工作量加了许多,但相信你能做好这项工作”的我是主管C。

竞聘结束,事情并没有完结。接下来,还有相应的薪酬结构和标准和调整。这周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所长在所长办公会上说这次岗位分级他的本意是想打破以前呆板的工资制度,按工作能力来进行分配,但做下来的结果却还是论资排辈。有些年轻人做得很好,却只评了主管C。说到这的时候,他特地点了我和另一个年轻同事的名字。也算是一种肯定吧,让我上周的四次试讲和五易其稿的报告没有白废心血。坏消息是,对应主管C的工资肯定会比目前的工资水平下降。降多少还不知道,但我能接受的极限是降500。如果超过了这个极限,我真的需要好好考虑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了。科研单位的管理人员本来就是二等公民,本来就不算高的工资如果还要降太多,以后保险等福利待遇方面又将逐渐失去优势,那就真的没法呆了。

整理一下思绪,我的烦心和压力还是来自于对改变的恐惧。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个高规避风险的人。在面对改变的时候总是被动地抗拒、妥协、适应和消化,周期很长。很少会去主动想一件事情该不该做,而是总在被动地考虑一件事情能不能做。包括在感情上,虽然现在有喜欢的女孩,但却不知道怎么去主动地沟通和表露心意,只是一次又一次在有限的交流中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生怕一点点的失礼就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很多时候,命运真的是完全由性格决定的。

回头看看,毕业快六年了,大部分同学都成家立业了,购房购车,事业也有了发展。我却一直在原地踏步,固步自封。虽然我有着自己生活的快乐和精彩,但在这六年时间里,我也许真的很失败。

路在哪里呢?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